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信海光 > 莫使“数字鸿沟”阻住民工归家路

莫使“数字鸿沟”阻住民工归家路

1月18日消息,多家浏览器厂商对外确认,工信部已正式下达通知,要求金山、360、傲游、搜狗等浏览器停止使用抢票插件。据某家浏览器厂商称,铁道部今天向工信部投诉各大浏览器使用抢票插件,推动工信部做出上述处理决定。

这是抢票软件在社会上引起巨大争议后,相关政府部门采取的最直接措施。

尽管此次叫停抢票插件,工信部有以行政力量干预市场行为之嫌,但亦有可理解之处。毕竟,抢票插件的推出,人为的制造了一种不公平的购票环境,使一部分人得以实现“插队”购票,在实质上打破了正常的网络购票秩序,对火车票的公平分配有所破坏。而春运时期的火车票市场本来也并非一个按市场规则运行的市场,在这一大前提下,为了维护公平,政府部门出手进行必要的干预,也无可厚非。

而值得怀疑之处则是干预的效果。网企推出抢票插件并不违反现行法律,而且在叫停之前既已极大面积传播,在这种情况下,即便相关网企积极配合,停止推广插件,也已覆水难收。事实上,抢票软件一旦因被“封杀”而获取困难,有软件者和无软件者之间的不公平反而在实质上扩大了。

就像铁道部积极推广的网络售票一样,抢票软件也并不能增加哪怕一张火车票。围绕它引起的巨大争议,其核心还是火车票分配的“公平问题”,从这个角度讲,即便称抢票软件为“技术黄牛”稍有过分,但在问题性质上和之前的黄牛党、实名购票仍属一脉相承。

因此,抢票软件之争,还是一场公平之争。只不过与以前的黄牛党相比,这次因抢票软件而卷入的普通人更多,争议更大。

记得即便几年前黄牛党最猖獗时期,当时仍有人从经济学角度为倒票者辩护,认为黄牛党在客观上使火车票回归了其本来价值。在此次抢票软件事件中,为抢票软件辩护的则更多,比如著名记者闾丘露薇就公开在微博上反对叫停抢票软件,而在网络调查中,支持她的有2700余人,支持叫停的则只有300多人。

要彻底把抢票软件赶出网络购票环节,无非有三个办法,其一是铁道部解决运力问题,使春运火车票不再紧张,这在目前看当然不现实;其二,12306网站大升级,从技术上封杀抢票软件,这在短期内好像也很难做到;最后就只有剩下网民自觉抵制抢票软件了,但民意调查又得出相反的结果。

自利是人之本性,为了能够顺利回家过年,使用法律并未禁止的抢票软件抢得一张宝贵的火车票,这种心情可以理解,但道理却不能不明辨。有人说,如果人人都使用了抢票软件,则公平就未被破坏,但恰恰是,在我们的生活中,还有一大批同胞,比如农民工们,他们不但不具备使用抢票软件的能力,有的甚至连上网都不会,他们不会网络支付,也不会在微博上向著名记者投反对票,但他们也需要过年回家。

现实生活中造成不公平的因素很多,有的可以直接看到,比如贫与富,有的则处于隐形,比如因对信息技术掌握能力的差异而导致的“数字鸿沟”。而要建立一个更公平的社会,则需要从政府到企业到公民,人人维护,处处留心。比如铁道部门,在制定电话与网络订票提前2天规则时,是否充分考虑到公平维护那些只会排队的乘客的利益?比如,那些以抢票插件为噱头进行产品推广的网企,是否考虑到会伤及公平而稍微保持下低调?比如我们的媒体,在报道与炒作抢票插件时,是否应该同时稍微明确下立场?比如你我,在通过任何不公平手段获取春运车票的时候,是否会略带愧疚的想到:别人也在急着回家。

 

刊为今日新京报社论,有较大改动。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