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信海光 > 奢侈品大牌们为何要纷纷抵制阿里加入打假联盟?

奢侈品大牌们为何要纷纷抵制阿里加入打假联盟?

欧洲议会通过决议反对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,国际反仿冒品联盟暂停阿里巴巴会员资格......种种迹象表明,中国企业在国外市场的日子看起来要难过一阵子了。


4月13日,国际反仿冒品联盟(简称IACC)宣布接纳阿里巴巴成为联盟成员,但没想到刚刚过了一个月,IACC就又宣布暂停了阿里巴巴的会员资格。原因据说是阿里的一些老对手不满意阿里的加入,联名写信要求IACC取消阿里巴巴会员资格,否则将有大量IACC成员退出联盟。随后采取实际行动的有时尚品牌迈克•科尔斯(Michael Korsy)和奢华品牌古驰(Gucci America),它们先后宣布退出IACC,迫于压力,IACC只能暂停了阿里巴巴的会员资格。


这是继华为中兴在海外多次受阻之后,又一起中国企业海外受阻事件,不过前者是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的理由施加阻力,受阻企业是中国的科技硬件厂商,而这一次则是被国外奢侈品大牌联手施压,理由是假货。


作为IACC成员里第一家电子商务公司,阿里巴巴加入IACC本来是国际反仿冒联盟的一个进步。因为在阿里之前,IACC是接纳中介机构(例如电商平台、线上广告网络、支付提供商、配送方等)加入的,包括eBay在2015年就曾要求加入,但最后并未成功。但后来IACC认定,这些机构在打击走私和假货的行动中也起到重要作用。所以IACC设立了新的成员类型——general member(普通会员),以接纳平台身份的成员,据亿邦动力网的报道,这类成员“在联盟中不能担任任何领导职位,不能加入理事会,也不能担任任何行业工作组、突击队、顾问小组的联合主席,同时在组织当中没有投票权”。


但尽管如此,阿里巴巴还是在一个月之后就被暂停了成员身份--准确说是IACC因为大牌们的抵制暂停了整个“普通会员”类别的会员资格(不只是阿里,还包括与阿里一起加入的另外两家美国电商网站,此细节很多媒体报道失误),这当然令阿里会感到非常尴尬,但实际上,却对打假问题是个损失。


为什么阿里巴巴在IACC中遭到那么多奢侈品大牌的围攻,这其中原因相当复杂,但粗略捋一下应该有四点线索。


其一,归根结底,国际品牌对中国企业、对阿里巴巴还是存在一定的误解。在国际厂商以往的印象中,中国线上线下假货泛滥、知识产权得不到尊重的现象非常严重,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,淘宝上自然也难于幸免。所以,当阿里巴巴集团正式宣布加入IACC后,很多品牌厂商对阿里巴巴在平台上的打假决心持怀疑态度。


其二,一些奢侈品大牌与阿里巴巴在打假上是存在宿怨的,比如古驰去年还因为假货问题在跟阿里巴巴打官司,现在却要跟阿里巴巴坐在一起谈论打假,它们当然在面子上不好受。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,关键是电商平台的迅速发展,正在吞噬着奢侈品牌原先的超额利润,无论是假货还是正品,阿里的打假模式是认为假货才应该被清理,但奢侈品牌则希望斩断网络销售的渠道,清理掉主渠道之外的销售途径。简单说,就是网络渠道稀释了奢侈品牌的暴利,它们对互联网平台有天然的敌视情结。


互联网追求规模效应,而奢侈品则向来刻意固守小众市场,此二者似乎是天生的“死敌”,长久以来本就难以融合。


其三,一些国际品牌对中国的国情和打假现状存在曲解。它们以为平台型电商有能力完全的、彻底的杜绝假货,但实际上,打假在中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,假货不但存在于线上,也广泛存在于线下,如果没有政府部门的强力作为,没有法律法规的强力支持,仅靠阿里这样的电商平台实际上无法根除售价行为。


阿里巴巴曾对中国假货发出了这样的声音:“假货源于线下,互联网并不产生任何一件假货,互联网企业本身也并无打击假货的执法权,真正打击假货犯罪还得依靠执法机关。”


其四,据说这次IACC风波背后或是美国的一批IPR诉讼律师在推波助澜。这些IPR诉讼律师,专门从事品牌侵权之间的诉讼官司并以此为生,阿里巴巴与IACC的合作,直接打通了品牌参与处理假货问题的通道,这冲击了IPR律师的生计,因为经济利益,他们不愿看到阿里巴巴与品牌方和解,于是执意引起不必要的官司并煽动国际品牌情绪。

当然,以上原因只是猜测,但IACC因为阿里巴巴的加入而平地起风波却是事实。


客观说,奢侈品大牌们阻止阿里巴巴加入IACC或许能出一口气,但对国际间的打假是事业却是弊大于利。因为无论怎么说,马云加入国际反仿冒品联盟都是一个“争取进步”的举动,在IACC阿里作为普通会员并没有多少权利,但却要承担更多义务,作为会员,阿里必须更积极的与各品牌成员直接合作打击假货。


而且,近几年以来阿里巴巴对假货真的没有作为?打假真的只是马云口头的漂亮话?从逻辑上说,纵容假货对阿里巴巴没有任何好处,它没有必要袒护售假的店主。从事实上看,阿里也一直有“壮士断腕”,2011 年,阿里巴巴发现公司出现了欺诈性事件,集团两名高管离职。自2013年起,阿里就与IACC有合作,通过类似“快速下架机制”这样的合作,IACC成员能够识别并快速撤下阿里巴巴旗下淘宝、天猫平台上的侵权商品。截至目前,已有接近5000个卖家的前台店铺由于售假被关闭,有超过16万侵权商品被下架。在阿里集团中,已有超过2000名员工全职负责打假,另有5000名社会志愿者参与打假,资金投入超过10亿元......


其实真正的体验应该来自买家。现在消费者在淘宝上并不是绝对不能买到假货,但找到假货的时间却要比以往多上很多倍,售假者要想实现销售必须层层伪装。


或许古驰们有能力把阿里巴巴彻底赶出IACC,但这对解决假货问题于事无补,也无助于避免其继续遭到互联网渠道的冲击,马云在与古驰的官司中说的一句话流传很广:“我宁可输掉这场官司,损失钱,也要赢得我们的尊严和尊重…… Gucci 或任何其他品牌的手袋怎么能卖到这么贵?这很荒谬。我知道品牌公司不高兴,但我也说这是你的经营模式。你必须反思你自己的经营模式。”对于马云的话,古驰们除了愤怒,更应该深思:作为奢侈品牌,坚守多年之后,是不是也该考虑如何拥抱互联网了呢?

推荐 24